C & M

Cintin Yu

TIMEOUT

午夜十二點後,我們停下來。
看夜色,聽歌,聽風的聲音。和自己相處。


為什麼台北的十二點還是這麼吵?
我只能聽見車子的聲音 飆仔
什麼夜色,只有路燈和車尾燈

靠回到正題


我原本想說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會在十二點傳訊息給你,
而且覺得你一定會回他?
甚至在一點時跟你說,嘿可以幫我做個小圖嗎?這個地方字太小了可以調整一下嗎?可以給我XXX的圖嗎?

想一想,如果老媽在一點叫我幫她影印文件,瘋了嗎?我一定不鳥她。但我為什麼會鳥他們?幹因為我還沒關機,我坐在電腦前,我手上正握著滑鼠,這就像在吃飯的時候幫坐得遠的朋友拿張衛生紙一樣簡單!
於是我簡單的處理好,簡單的上傳,簡單的寒暄,然後就他媽的兩點了。幹我的早睡計畫呢!

只好恨自己幹嘛看到紅點就想點開
FUCK大家工作時間不要那麼奇怪好不好。

還有外面的車子給我閉嘴好嗎?!

Yume 10.10

寵物太空包

我想養貓,於是我買了一包貓咪太空包。
一組有六個,六個像擰著的毛巾一樣的貓頭整齊地排放著。
貓頭的眼睛瞇著,死寂卻帶有活生生的感覺,宛如逼真的頭部標本,令人毛骨悚然。

我打開其中一個,放置在地板上,貓頭接觸地板的刹那,慢慢地蓬鬆起來,長出身體。

是一隻小小的灰色斑紋貓。
好可愛,好乖巧。
牠動了動靈巧的眼睛,發出細微的喵叫聲,好奇在房裡亂走。

我開心地抱抱牠,撫摸牠的毛。但有個瞬間,我後悔了。萬一牠在房裡亂拉屎怎麼辦?於是我把牠放在空房,餵了貓飼料,就關門睡了。

過幾天,我因為忙碌忘了餵貓,打開房門時,貓不見了。地上只剩下一個像獨角仙幼蟲的屍體,冷冷清清地躺在那裡。

於是,我又拆了一包太空包……

x

追求美是人類的天性,
不論是視覺上的美,或著精神的美,甚至體制、社會的美好。
我認為只要是人都會想接近美。
不同是我們對美的判別標準。(品味)
那什麼是美呢?

美是主觀的但必須達到一種客觀的標準。

我們渴求美是必然的。只是在真善美三者的的選擇比例上不同而已。

不真的美謂之假掰

不美的善謂之蠢

諸如此類

在我們抨擊文青泡沫耽溺於虛幻之美的同時

不能否認追求美是人類的天性。

你可以嫌棄文青泡沫

但也必須嫌棄庸俗泡沫

和銅臭泡沫

啊,都是泡沫啊

Amélie - Full Soundtrack

電影配樂迷人的地方是,你會自然地在腦中播放電影畫面。

你會看見顏色、場景,角色的表情,想起當時的對白和主角的情緒起伏,隨著旋律,又再經歷一次故事。

聽完Amelie的soundtrack,好想再看一次。

(出典: youtube.com)

x

Interactive art還是很好玩的,只是深感無能為力。不斷地喜歡他一點,不喜歡他一點,移情別的一點,又不喜歡別的一點。到最後會變成怎樣呢?我會在哪裡呢?

從來很少是誰的迷,總是一陣。如果真的可以說的上__迷,代表他已經完整地收服我了。

The things i reliesed (damn i forget how to spell= =) after oral test is “why i’m so empty.” I think the only reason is i haven’t lived life ___ (盡情地,用力地,確實地). Ah, life.

YUME 8.1

住在日式卻很新的木造房子。
養了兩隻貓,一隻朋友的,優雅(有點大隻)的俄羅斯藍貓,一隻自己跑進來的流浪貓,還很瘦削。
在忙什麼,忘了,也忘了餵貓。

到一個段落時,注意力才回到現實。聽見細微的喵喵聲,想起了貓。
於是開始找貓。
走廊上有些貓大便,但不見貓影。
來訪的朋友也一同幫忙尋找,依舊找不著。
天黑了,想著貓該不會跑了?怎麼會忘記呢?應該餓壞了。在門庭低落著。

朋友安慰我,這時猛然想起還有一間小房間還沒找,馬上奔去。打開拉門,尋著貓叫聲的方向,掀開被子,發現兩隻一大一小的貓。
開心地抱著牠們,但貓們似乎不領情,還咬了我一下。
對不起啦,立刻抱緊貓,倒了貓食和水,摸摸牠們的背,一切都如此平常幸福。

Yume 7.22

夢裡我牽著一隻手,手的主人是張模糊的臉。

我想我只是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