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 M

Cintin Yu

x

Interactive art還是很好玩的,只是深感無能為力。不斷地喜歡他一點,不喜歡他一點,移情別的一點,又不喜歡別的一點。到最後會變成怎樣呢?我會在哪裡呢?

從來很少是誰的迷,總是一陣。如果真的可以說的上__迷,代表他已經完整地收服我了。

The things i reliesed (damn i forget how to spell= =) after oral test is “why i’m so empty.” I think the only reason is i haven’t lived life ___ (盡情地,用力地,確實地). Ah, life.

YUME 8.1

住在日式卻很新的木造房子。
養了兩隻貓,一隻朋友的,優雅(有點大隻)的俄羅斯藍貓,一隻自己跑進來的流浪貓,還很瘦削。
在忙什麼,忘了,也忘了餵貓。

到一個段落時,注意力才回到現實。聽見細微的喵喵聲,想起了貓。
於是開始找貓。
走廊上有些貓大便,但不見貓影。
來訪的朋友也一同幫忙尋找,依舊找不著。
天黑了,想著貓該不會跑了?怎麼會忘記呢?應該餓壞了。在門庭低落著。

朋友安慰我,這時猛然想起還有一間小房間還沒找,馬上奔去。打開拉門,尋著貓叫聲的方向,掀開被子,發現兩隻一大一小的貓。
開心地抱著牠們,但貓們似乎不領情,還咬了我一下。
對不起啦,立刻抱緊貓,倒了貓食和水,摸摸牠們的背,一切都如此平常幸福。

Yume 7.22

夢裡我牽著一隻手,手的主人是張模糊的臉。

我想我只是寂寞了。

life is — dance in bubble.

Ayu

國中的時候很喜歡Ayu

每一張專輯只要一發行就會衝去買(還是買CD+DVD版本)

記得那時流行家族

我創了一個製圖的小family

認識了一些喜歡畫圖的朋友

有個女生小我一年

和我同月同日生

一樣喜歡AYU,喜歡看銀魂

而且畫圖技巧相當厲害,講話也很特別有趣

是個很酷的人!

雖然就這樣子認識了

也會互相在彼此的版上留言

成為交情很好的兩個版主(?)

但我們之間的交集也隨著奇摩家族的沒落而淡去了

現在想起來

覺得那時的虛擬友情挺虛幻挺美的

金曲25 最佳國語專輯獎 GMA 2014 Best Mandarin Album

(出典: vimeo.com)

!

挑戦します!

Naive

我覺得用小孩子天真無邪的聲音去念一些充滿商業利益的詞滿噁心的,但廣告好像很愛這套。